文章
相簿

中世紀小鎮上的城堡

Agathaki 於 2018年08月07日發表   人氣:45


尼采說:“當我想以一個詞來表達音樂時,我找到了維也納;而當我想以一個詞來表達神秘時,我只想到了布拉格。”不同於南歐的豔陽和文藝復興的絢爛,中歐在文藝中更多了一絲古老神秘的靜謐。跟隨著莫紮特、卡夫卡、克裏姆特、米蘭·昆德拉諸多大師的腳印,在踏入以波西米亞明珠著稱的捷克邊陲小鎮克魯姆洛夫,仿佛真的走入了一個童話世界。

克魯姆洛夫的字面意思是“河灣中的淺灘”,非常簡潔而逼真地描述了這個小城的環境特色。蜿蜒流淌的伏爾塔瓦河在這裏轉出了一個大大的U形,河道像絲帶一樣溫柔地擁抱著這座中世紀古鎮,給這座以南波希米亞風情而聞名於世的小鎮添加了一道流動的韻律。

整個城鎮圍繞著一個13世紀建造的帶有哥特式、巴洛克式和洛可哥式風格的城堡展開。在長達幾個世紀的歲月裏,城鎮沒有受到工業化的污染,避免了大災難和戰爭所帶來的破壞。長時間平和環境使小城奇跡般地把中世紀建築遺風原封不動地保留了下來。那高聳的塔樓,中世紀的宗教景觀,自由民的各式各樣外貌的寓所,層層疊疊、高低錯落,構成了小城的景觀元素,使哥特藝術風格、文藝復興風格與巴洛克風格的多種藝術元素相融合,形成和諧的多姿多彩的整體。成為歐洲中部中世紀古城的一個傑出典範。它是捷克共和國的世界級景點,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與文化雙重遺產;被美國權威旅遊雜誌譽為“世界最美小鎮”;素有“伏爾塔瓦河上的威尼斯”之盛名。什麼“全球最美十大小鎮”, “此生必去六大小鎮”, “四大清新蜜月小鎮”等榜單裏,它的名字都赫然在列。

汽車停靠在山間公路旁的停車場。隔著車窗,我已經被這座中世紀小城那高雅、嫺靜的絕世風姿所傾倒虛擬辦公室。站在半山腰的矮牆邊上,俯瞰著伏爾塔瓦河馬蹄形河谷兩側萬千幢紅頂白牆的建築,在金色的陽光下比肩而立,展露出旖旎迷人的風情,猶如兒時那琳琅滿目的彩色積木搭建的造型,一覽無餘,盡收眼底。

我們下榻在伏爾塔瓦河畔高地上的玫瑰酒店。酒店古樸的文藝復興裝潢,與它那十六世紀的建築歷史交相輝映。我注意到這個酒店裝飾著“紅玫瑰”徽章,心中不免疑惑:這個玫瑰酒店的建設,是否與16世紀下半葉由威廉姆主導的文藝復興式改造有關?因為“紅玫瑰”恰恰是從西元14世紀開始,一直統治著克魯姆洛夫城堡的、歐洲最強大的玫瑰家族的族徽。

西元1240年,南波西米亞的維特克家族在克魯姆洛夫建立了城堡。到14世紀,維特克家族消亡,羅熱姆韋爾克家族——歐洲著名的玫瑰家族成為當地統治者,因此,克魯姆洛夫城堡又被稱為玫瑰城堡。因為語言不通,我的猜測無法得到證實。

我的居室是這幢古建築頂層的一個閣樓。斑駁的木梯,歐式造型的小窗,令人真偽難辨的古董傢俱,古樸卻又不甚華麗的小燈,似乎都在訴說著房屋過去主人的興衰起落。

安排好行囊、住宿。我們便進入小鎮的老城。大家沿著仿佛仍沉睡在遙遠的年代,深灰色石頭塊兒鋪就的小巷拾級而上,一路上,那些充滿波西米亞風情和地方特色的小店服務式住宅,都是風景。這些小店的店主好像都是藝術家。每家小店都都設計得既有特色又味道各不相同。這是小鎮與其他地方最大的不同。

穿過這條街道,我們來到老城廣場。據說這裏是克魯姆洛夫市政廳所在地,也是小城聚會的地方。說它是廣場,看起來還沒有一個足球場大。也難怪,小鎮至今也不過有1.4萬居民,放在中古時代,充其量有幾千人口,有這樣一個廣場應該足夠用的了。

廣場上有一家上海餐廳,看到這塊招牌,直讓人生出大塊朵穎的衝動。然而老闆娘端上菜肴,品嘗之後,卻讓人大跌眼鏡,菜品的味道遠不如平常人家的家常炒菜。說不清是大師傅廚藝不高,還是遠在異國他鄉調味品不全的緣故。大家嘴上不講,心底裏卻失望至極。雖然眾人對飯菜評價不高,但我們卻得到餐館老闆的極高評價,他稱讚我們是中國遊客中最有禮貌,最守規矩的。一番話讓人生出國人素質的悲哀。

離開老城廣場,過了跨在伏爾塔瓦河上的一座小橋,便進入了城堡區。克魯姆洛夫城堡是波西米亞地區僅次於布拉格城堡的第二大城堡,是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當年小城肯定是以壯觀的城堡為核心輻射四方展開的。倚山而建的城堡地勢險要,只有一個狹窄的城門洞韓國護膚品。進入城門,時光便驟然倒轉到了數百年前。那些貴族府邸、教堂、修道院、美術館、劇院、橋廊、花園、廣場等等,貴族精緻生活裏不可或缺的設施一應俱全。古堡內可容四列騎兵並行的馬道讓人歎為觀止。古堡內那五重庭院,四十座建築,如果有重兵把守,似乎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況且每重院落都有內部馬道連接,每重院落都不是孤軍奮戰,隨時可以得到生力軍支援。在冷兵器時代,只要有充足的糧草支持,端得是森嚴壁壘,固若金湯。畢竟城堡的作用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抵禦入侵之敵的。

古堡的側面是一座淩空而起的四層廊橋(斗篷橋),廊橋下方由拱形石柱撐起,上方迭次還有三層拱形建築,最上層石橋兩側的雕刻聖神威嚴,絕對都是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塑。斗篷橋不僅是小鎮的一大標誌。也是進入小鎮的咽喉所在,大有金城鎖鑰之勢。城堡無疑是小鎮的制高點,登上城堡的圓形塔樓,或是站在四層的廊橋上,再或是來到山頂上的城堡花園的露臺,小鎮風光一覽無餘,老城兩岸美景與遠處的森林草場盡收眼底,鋪展成了一幅色澤鮮亮的精美畫卷。聖維特大教堂、生喬斯塔大教堂似乎就在腳下,數百座紅瓦尖頂的歷史建築星羅棋佈,錯落有致,白牆紅瓦,綠樹相間,氣勢磅礴,美輪美奐,令人心曠神怡。

撇開複雜沉重的歷史內涵,光是各種風格的建築外觀,變化多端的空間佈局,精緻迷人的自然景觀,就足以讓初來此地的觀光者大開眼界。它清純、唯美、猶如仙境,令人感到童話就在身邊。

我們最後參觀的是城堡花園。它與我到過的其他花園都不一樣,園內的所有景物的線條橫平豎直,宛如一個大棋盤,那些高大的梧桐、櫸樹如同擺放在棋盤中的王、後、馬、兵,沐浴在燦爛的陽光下。

從山頂下來,在古堡的通道裏我和崔老師遇到幾位捷克遊人,其中一位操著生硬的漢語問道:

“你們是中國人嗎?”

我回答:“是的。”

“從北京來?”

“不是,我們來自中國的天津。”

“天津?”他搖搖頭,抱歉地一笑:“不知道,我沒有去過。”

“天津距離北京很近,只有120公里,是個港口城市……”我不厭其煩地向他介紹著。

“哦,如果有機會再次去中國,我一定會去天津!”

看起來,這是一位喜愛中國文化外國友人,當他得知我們此行的目的後,豎起大拇指連聲稱讚:“中國的文化,很棒!”

我們就這樣交談著,他還把我們介紹給他的同伴,幾位捷克人很友好。分手的時候,我們互相交換了名片,握手告別。

從玫瑰城堡下來之後,看看時間尚早,我們來到玫瑰酒店附近一處瀕臨伏爾塔瓦河的觀景平臺上小憩。深秋季節黃葉飄零,卻沒有那種蕭瑟冷寂之感。伏爾塔瓦河靜靜地從腳下的小城中間流過,高聳的圓形塔樓、各種造型的屋頂,夕陽之下在眼前次第鋪開,燃起一片火熱的橙紅,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種依戀的親近感。

是的,無論你是從高處鳥瞰這座橙紅色的小城,觀看那些獨特的中世紀古建築;或是走在那些鋪著鵝卵石的古老小巷,品味著那些充滿中世紀色彩的傳統小店的風情;無論你是佇立在橫跨在伏爾塔瓦河的小橋上聆聽著捷克藝人的器樂演奏,或是欣賞古堡裏那些文藝復興時代的彩繪;甚至於進入玫瑰酒店裏我那間頂層閣樓,透過古老的小木窗,遙望著蒼茫暮色下倒映在伏爾塔瓦河中的萬家燈火,或是躺在那帶有中世紀風格的木床上,仰望著那古色古香的屋頂,克魯姆洛夫這座世界最美小鎮,它都能喚起你對童話世界的幻想。儘管這裏不是丹麥、德國,但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中的那些故事情節,總時不時地在頭腦裏出現。

由於晚上要舉辦“穿越中世紀”化妝晚會,我利用晚飯後的休閒時間急匆匆地去窺探古鎮近郊的夜景。已經到了掌燈時分,小街上燈火昏暗不明,且少見行人。我沿著一條曲折的石階向下方摸索,穿過一座廊橋下面的涵洞,發現這裏是伏爾塔瓦河畔的一個分水閘。

暮靄漸深,但河對岸的樓宇木屋尚隱約可見,星星點點的燈火閃爍其間,如夢如幻,給人一種恬靜、淡然、安謐、平和的溫馨。一路上,我只遇到像是一對戀人的男女二人,忽然悟到這裏的幽靜正是談情說愛的好去處。當電燈泡的感覺頗讓人不自在,於是我循著原路打道回府。

晚上的化妝晚會還算熱鬧。大家穿戴上歐洲中世紀的奇裝異服,權且扮作穿越時光隧道的紳士、淑女,去趕赴中古時代一場貴族宴會,倒也別開生面。只可惜沒有安排彬彬有禮的紳士,向含情脈脈的淑女求愛的劇情,使這場“貴族宴會”欠缺圓滿。

翌日,我們帶著對充滿異國情調的化妝晚會的回味,帶著對這座遺世獨立的童話小鎮的留戀,啟程前往音樂大師莫紮特的出生地,電影《音樂之聲》的拍攝地,奧地利歷史上最悠久的城市——薩爾茨堡。

 


上一篇:我愛著這池蓮

下一篇:有些愛再也無法捨起


本BLOG人氣文章

生命與美麗
真正美麗的生命執著地追求著真善,它不會趨..
等你如約
無聲的秋葉,在季節的又一個輪回裏,邁著從..
讀書的這件事
對我來說,讀書是一種很愛幹的事。當然,我..
走在生活的路上
年近而立,經歷了些許俗世裏的落寞繁華與世..
有為的青年
前幾日,在雜誌上有幸拜讀了王蒙先生寫的一..
生活有茶香,靈魂有茶氣
靜下心來,捧一杯香茗,看蘭芽玉蕊,枝舒葉..

Agathaki

Agathaki


最近的POST
標籤
累計瀏覽次數: 8,175
所有文章: 29
本日訪客人數: 83
累計訪客人數: 7,961